3

Google Reader傲娇了

whats-wrong-about-google-reader

本打算今天扫清GR中3、4000张图片,但GR却比我先垮下了。看样子出路只有两条,一是Mark all as read,一是手动扫清。在这种情况下,GR傲娇是一种动力。

0

HTTPS for Chritter

下载页面

我只是将此Chrome扩展的Http改成Https而已,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只能用Https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尽管如此,这个扩展依旧不好使。要是它能改成像Gmail Checker那样自动刷新新推的数量,我会考虑使用。

3

网站危机

analytics-i

17号的风波对于依赖相册生存的图站的打击是巨大的。现在的访问量大约比先前的稳定时期下降了16%,而且还在持续走低。当然这也与我删除了几百篇图片失效的文章有关。即使不删,图片被封而导致的后果也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显现出来,时间问题而已。谷歌一类的第三方服务固然很方便,但能够在本地资源掌控资源更重要,因此自家服务器是关键。

不知为何,乐园的走势也比较低迷,完全不像暑假的表现。也许是我更新不够积极?

5

没有下限

昨晚CCAV暴谷歌菊花那庄事,现在闹得沸沸扬扬,饭否上也经常有朋友发托文的链接说来看谁谁谁的下限。问题是,能写出这种东西的,还有什么下限可言?除了CCAV想赚零花钱,这事背后还有更大的阴毛。媒体暴菊不是暴给宅性深厚的网民看的,而是暴给不明真相的的非网民或浅网民看的。譬如,受过电击治疗的孩子的父母。

最近我提到可能吧的文章的可看性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,这事不假。其中最关键的一点要素是,可能吧敢言他人之不敢,于是可能吧成了少数能够发出不同之声、具有较大影响力的阵地之一。遗憾的是,这阵声音无法传到围观暴菊的群众耳边。尽管我们只能作为小众去揭露,但呐喊还是有用的,总有一天它会凝聚成更高形态的力量,并让围观者看到。

虽然这是一个不断重复着悲哀和憎恨的没救世界,但这里毕竟曾是她试图保护的地方。我会牢记这一点,永不忘记,并为之而永远战斗下去!
晓美焰